东兴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無言且聽風吹過

发布时间:2019-10-12 15:12:18 编辑:笔名

  窗外下起了小雨,明媚不定的光线婉转,犹如江南水面上浮浮沉沉的花海坐在白色的沙发上,她裸露在棉布裙子外的小腿感到有些寒冷,找出白色的毛毯把自己的身体紧紧裹住,她的头发很长,轻轻的,摇摆坠落在她纤细的手指间放在嘴邊如同輕軟的綢緞,細細一聞有著海玫瑰的味道

  这是她来到这个城市的第三个月每天她都呆在房间里,很少出门,有的时候她分不清楚这里和上海有什么分别,也许这个小城没有了上海的繁华,或许也不再那么的嘈杂但是她很难感觉到它们之间的区别,如同她很难感觉到那个人存在和离开的区别

  每天傍晚,她都会一个人出去走走这里有一条很长,很宽的公路上面来往的车辆似乎都很少,因为这里靠海边,不是闹市,她可以一直沿着这条公路走下去,然后就可以看到大海

  她很喜欢大海,从小就喜欢现在她真正那么近,那么奢侈的靠近它看到它可是她再也无法区别出真实的大海,和心里的大海有些什么区别也许唯一的区别就是,走过去的时候能闻到海水潮湿咸咸的味道,那很像她流出来的眼泪,走在梦境的大海里,大海是在流泪了吗那些海水是每一滴眼泪的汇聚吗它的泪水那么多汹涌澎湃的翻滚喧嚣着,寂寞肃静的变成海浪打湿在她裸露的小腿上她闭上眼睛,微微将头仰起来,迎面而来的海风,狂乱的将她的长发吹散到风里,高高的扬起来,像朵风里开放的黑色海藻,起起伏伏,摇摇晃晃

  她闻着潮湿的海风问自己,你还好吗点点头,继续向前走那些细软的沙子,脚掌踏上去的沙沙声,偶尔会被隐藏在下面的贝壳划伤,但似乎所有轻微的疼痛都不在让她有感觉,如同这一次又一次的伤痕,让她找不到那些轻微的痛楚感眼角的泪,不知怎么的泛滥个不停,她知道她的心并不疼痛,也不想哭泣也许是海风太大啦,把她干涩的眼角吹得疼痛,所以流出了眼泪

  一群白色的海鸥在天空翱翔,她突然想到了那个人,然后所有的记忆开始变得模糊不堪,她不再记得,记得爱过

  她喜欢在海边散步,然后去吃一碗热腾腾的牛肉面看着那一碗红彤彤,热气腾腾的汤面就会感到很幸福,原来她只需要这么一点点的小幸福,为什么他就给不了呢或许他真的给不了,那么就自己给自己吧

  握着青色的竹筷,干净而舒服,大口大口的吃着碗里的面条,并不优雅,发出吱吱的吃面声,很大口的喝着汤,然后吃着面条她感觉胃里一阵温暖一大碗牛肉面吃得精光,连碗底的汤都喝得干净,她不知道这里的牛肉面有什么特别,但是她觉得胃里是很舒服,很温暖的,这样就不容易让她感觉到心里的变化

  要了两罐青岛啤酒,对着橱窗外的世界吹气,马上可以看到雾气蒙蒙的水汽浮在玻璃上,她用手指在上面画了一个圈然后呵呵一笑,喝下第一罐啤酒,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发现自己吃得那么的多冰凉的啤酒缓缓流进她的体内,她觉得有种新鲜血液的流动感,可是那些陈旧了的血液呢那些留有别人记忆的蓝色血液呢它们跑到哪里去啦

  ,你是在等人吗为什么你总是点两罐啤酒只喝其中一罐,却将另外的一罐留在这里这一次,老板终于忍不住要问她好久没有人和她说话,她神思恍惚了一会,才抬起头来看他如同梦游着的人突然被人唤醒,看着对面的那罐啤酒,她摇摇头说,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我要等谁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来

  她说着突然间起身,推开他跑了出去眼泪顿时从她的眼角里肆意的流了出来她一直以为她很好,和所有人都没有什么区别,为什么她所有掩藏着的伤痛,还是被人给看穿啦还是要这么肆无忌惮的流淌出来她要等的那个人是谁为什么她不记得啦如果她不记得了,会不会忘告诉他地点如果她不记得他啦,会不会等他来的时候自己没认出他来会不会他来过,然后又走了呢他叫什么名字他来过吗

  她不停的奔跑在公路上,这条路很长,很长所有的眼泪如同飞泻一样的坠落到风中,砸出沉重的声音她觉得很恐慌,因为她似乎落下了很重要的东西,但是她想不起了

  共 158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人最大的伤痛莫过于不可说,有一句很俗的话:不如意事常八九,能与人言无二三她把自己内心的痛掩藏起来,并不是喜欢隐藏,而是不能说不能说的痛被作者窥见,于是替她展现出来,于是我们大家都理解了理解任何被人理解这是最难最难的事了,她应该为此感谢作者【:耕天耘地】

  1楼文友: 10: 4:04 皮肉伤好医,心灵受伤了,只有时间去医治了 喜欢空想、幻想、梦想,就是不用实际行动去为理想而努力

  2楼文友: 10: 4:07 她不停的奔跑在公路上,这条路很长,很长所有的眼泪如同飞泻一样的坠落到风中,砸出沉重的声音她觉得很恐慌,因为她似乎落下了很重要的东西,但是她想不起了

  _____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是因为记忆深处不愿意再忆起那些令人伤心的往事,虽然心很痛

颈动脉斑块有软硬的区别吗
吃什么对早搏好
脑梗死发病与哪些因素有关
脑梗死发病与哪些因素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