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兴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玉羽仙妖 第三十九章 谨长老来访

发布时间:2019-10-12 18:37:21 编辑:笔名

玉羽仙妖 第三十九章 谨长老来访

无尘殿内

云长老一身白衣,雪白头发缎子般披散在肩头,右手执着一柄黑白相间的羽扇,轻轻摇动间带动下巴上雪白而纤长的胡须随之飘动,一派仙风道骨的风姿。

“老七,花鼠之事,你且详细道来”嘴角似有若无的一丝笑意,却让他比谨长老多了几分和气之色。

站在下方的七长老便将学堂一事娓娓道来。

坐在云长老身侧的老者却暴怒而起“这帮弟子如今越发过分了,居然幻化灵宠逃课,若是不给他们点颜色瞧瞧,岂不是越发的胆大妄为了!”说着已在云长老面前负着手走来走去。

宽大的袍袖被他甩的窸窸作响,头顶梳理的严丝合缝的雪白的发抖抖的似要脱离发箍,云长老瞧着他的头发笑着道

“师弟,莫要动怒,弟子有错耐心教导即可”云长老将手中一柄羽扇轻轻扇动,一派泰然自若的样子。

他这幅样子倒让暴怒的谨长老慢慢和缓下语气,仍有些不悦的对站在一侧的七长老道“此事终是怎样处理的?”

“实在事出有因,所以老七未做严厉的惩处,恰巧瑶儿说她要来处置这只花鼠,她的话入情入理,老七断然没有拒绝的理由!”七长老如此说着,唇角却也藏着一抹笑。

“瑶儿?她是如何自白的?”谨长老还未开口问,云长老很有兴致的问道,然后回给谨长老一抹安抚的笑“师弟我带你问了可好!”

谨长老未说话,倒是站在云长老的面前,听着七长老将瑶儿说的话详细讲了一遍。

谨长老闻听后一顿拳“瑶儿本是最识大体的仙子,怎地今日要为犯错的弟子开脱,看来是对他们太过松懈了!”

“老七,今日起要求他们每日抄写戒律十遍,不写完谁也不准休息!”

“师兄觉得如何?”谨长老转向一旁笑着的云长老。

“师弟觉得这般可以便去作罢,我倒是觉得瑶儿慈心可嘉,他日必成大气!”云长老微微点头。

原本笑着的眸子内突然精光一现“老七刚刚说起事出有因。这又如何解释?”

“说起来这紫菱仙子也不是有意生事,乃是外间飘来糕饼的香甜气息!”

“口腹之欲更该罚!”(谨长老)

“师弟你急什么!且听老七说完”云长老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谨长老负手背过身去。

“这香气不同寻常,带着些微人间烟火的味道。某一刻,老七也是有些垂涎欲滴之感!”

“老七,你!哼”

云长老面上的笑意更大“你可知那味道从何而来?”

“这!”

“老七你今日怎地这般啰嗦,快些说来急死我了!”

“似从无香殿而来!”

“子逸?这怎可能?”

云长老面上倒是现出一抹喜色“若真自无香殿而来,倒也是好事。我还担心子逸会闷坏了呢!”

“师兄你在说什么啊,子逸日后要担负净水的,清心寡欲是必要的!”

云长老面色平和道“师弟所言极是,贪嗔痴念是修行的大忌,可我以为是堪透世情之后的大彻大悟,而不是心在红尘,却强自压抑的了然,这不是我们愿意见到的,若是如此下去,只怕他日后的大劫更难渡过”

“师兄所言极是!”谨长老似想起一事来“老七。你可知道谨言带回的那名女子,此时可还在无香殿?”

“女子?在无香殿?这老七便不知了,这女子是何等身份,居然可以留在无香殿?”

谨长老自知失言“此事是我失误,那女子当时性命堪虞,便就近送去无香殿与子逸诊治,如今该是痊愈了,师兄我且去看看!”

云长老微微点头,谨长老如一阵风般的飞出无尘殿。

“总是这副急性子,此生怕是改不了了!”云长老无奈的摇头。

“子逸的无香殿除了瑶儿平日里没有其他弟子随意进出。这女子只怕不一般啊!”七长老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老七来来坐下与我下盘棋!”云长老羽扇轻挥青白玉石雕琢而成的棋子已出现在面前。

七长老摇了摇头“师兄你是棋瘾又犯了!”

说着已落在云长老的对面,拿出一子落于白玉棋盘上。

“师兄当真不担心子逸?”

“天道轮回,我等只需尽心竭力,旁的事儿都随缘便可!”云长老同时落下一枚黑子。

七长老点头。便将关注点放在棋盘上,再走了几步,他执起一枚白子“谨师兄那个脾气,无香殿可要热闹了!”

云长老只顾轻轻挥动羽扇似未听到一般。

七长老无奈的落下一子来。心内暗道子逸那般沉稳持重的性子怕是不会出什么乱子,如此想着也就抛却担心,专注下棋了。

无香殿内

谨长老抵达无香殿之时。已被岛上一阵阵飘香的烟气惹得一肚子火儿

,边御剑如飞边道“子逸啊子逸亏得我与师兄对你如此信任,你却在此处贪恋人间烟火,不对,子逸必不是那般性子,定是那妖女诱-惑于他!”如此想着已到了无香殿门外。

却也怪了,那香气到了近处却不如远处闻到那般浓烈。

谨长老飘身落于殿外,本欲告知子逸,略一沉吟,催动法力,晶莹剔透的殿门缓缓开启。

刚一入殿内,之前闻到的那糕饼香气扑面而来,谨长老咬牙切齿的低声道“居然用了法界隐去气味,好!”

谨长老循着味道一路找到香气居中处,正要运气打开大门。

谁知大门突然敞开,一个金黄色的糖人呈现在面前,随之自内里跳出一娇小的身影来“逸哥哥,你看像……”

烟萝的话只说了一半儿却在见到谨长老的同时咽了回去,随之将手中的糖人自头顶放了下来。

谨长老上下打量着眼前的小小女子,容色过人,一双秀目如秋水般清澈沉静,虽是妖孽,却有些微的仙根,他厉声开口道“你可是谨言带回的女子!”

烟萝收敛面上的嬉笑之色,点头道“正是,长老莫要怪责谨言上仙,是烟萝受伤在先,谨言上仙才会……”

谨长老一抬手做了一个制止的动作“无需多言,我且问你,谁许你在无香殿启用人间烟火的?”

“我……”烟萝正在思考如何措辞,,子逸却已自她手中将糖人拿了过来,同时给她落下安抚的一瞥。

“谨长老,是子逸要烟萝做的!”(未完待续。)

武威治疗卵巢炎方法
长治治疗盆腔炎医院
乐山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威治疗卵巢炎费用
长治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